36.036

不才之才 / 著投票加入书签

巨星小说网 www.jxjwly.com,最快更新这道题太难了,我不会[综]最新章节!

    本文晋江独家发表, 码字不易,请支持正版!

    “是啊……”彼得说。

    莉莉:“……失敬了。”

    回想一下那将莉莉整的痛不欲生的实验和计算,再将面前英俊的青年面容往中老年版代入一下——莉莉在这一刻不由得对彼得产生了一种类似敬畏的情绪。

    “所以,莉莉你在被……留在别墅的时候, 都在做什么?”彼得本想说更贴合事实的“囚禁”, 然后他看了一眼似乎正在专心开车没注意他们谈话的哈利, 生硬地改了口。

    “修复之前我没做完的工作。”莉莉一手支着下巴, 说起来还有些迷惑道:“我一开始还不知道为什么奥斯本公司对这个实验这么在乎, 直到我见到他——抱歉我无意冒犯。”她对哈利说道。

    “诺曼·奥斯本应该是快要死了。他的身体状态是一种肉眼可见的糟糕, 所以我想这就是他想要得到这项技术的原因——他要延长自己的生命。”

    车子已进入市区, 哈利放慢速度。城市斑驳的灯光不断打在他的脸上, 偶尔驶过光线不足的地方, 他的眼睛就会像那天和莉莉第一次见面时一样散发出纯净如宝石般的光芒。

    “但是就算我修复了也没什么用,最起码是对他而言。”莉莉继续道, 没注意到哈利忽然瞥了她一眼, “刚才哈利——我可以这么叫吧?”得到肯定回复后她冲哈利友善的微笑了一下:“刚才哈利说道, 蜘蛛的研究是彼得你的父亲最先开始的,而且在实验过程中使用的是自己的基因。”

    “那么, 我就这么说吧, 如果那天造成事故被蜘蛛咬的人不是你,而是别人,恐怕那个人不会成为‘蜘蛛侠’, 只会一命呜呼。因为基因链差异造成的变异和缺失, 这是非常关键的。”

    “所以就算实验的成果修复, 奥斯本先生恐怕也无法得偿所愿。”甚至还会搭上他现在辛苦维系的生命。

    “如果……他的身体无法承受这期间的变异,会怎么样?”哈利轻声问。

    莉莉思忖了片刻,“这个很难说。因为尽管我们每个人的基因都有所不同,但实际上还是有一些序列是完全相同的,只是多少的问题。如果奥斯本先生和帕克先生序列相同的数量比较多,那么变异方向应该会是良性的。但如果很少的话……那就是不可控的了。”

    “毕竟,现在所有实验使用的蜘蛛,都是基于彼得父亲的基因培育出来的。”

    哈利没有再问,只是将车停在一家不起眼的旅店前,扭过头对莉莉笑了笑:“虽然外面看上去不怎么样,不过里面还是不错的。”

    “谢谢。”莉莉郑重道。

    望着哈利的笑容,莉莉忽然觉得有什么不对劲,好像有什么事情被她忘记了似的。

    她一边回想,一边无意识地低头看了一眼怀里的书。

    ——等等。

    那瓶她写了公式之后出现的药剂还在别墅地下室里!!

    大概是她的表情太过呆滞,准备下车的彼得和哈利都返身回来询问她状况。

    莉莉僵硬地看向哈利:“……哈利,我对不起你。”

    哈利:“什、什么?”

    尽管外表太过英俊仿佛是个纨绔公子哥,然而其实一点纨绔坏习惯都没有,相反还有些内敛绅士的哈利被莉莉突如其来的致歉惊住,一脸的反应不过来。

    莉莉看了看自己怀里的书,又看了看哈利,接着看了看彼得。

    ……这让她怎么解释呢……

    金发的少女窝在副驾驶座上,神情严肃的环视了一圈两人,深吸口气:“是这样的……”

    #

    城市的地下管道中潮湿阴暗,然而却有一个男人在这里忙碌个不停。在他身边有一架摄像机,一丝不苟地记录着他的每句话、每一个动作。

    白色的外套下摆有些脏,然而男人毫不在意,眼睛中满是狂热的他不停挥舞着自己的手臂,紧接着记录一项又一项数据。

    “我的体温正在降低,现在已降低到正常人类体表温度的水平线下,测量结果为22°。”

    “血压无变化。”

    “体表温度降低,可以看到两栖动物特有的皮肤组织正在出现……”

    巨大的蜥蜴身影代替了穿着白大褂的男人。原本摆放在他眼前的摄像机被爪子挥开,落入下水道中。

    “要找到她……”

    蜥蜴吐出人声,将宽大的爪子举到眼前打量着,金色的动物竖瞳紧紧收缩。

    #

    “……事情就是这样。所以现在我应该已经被发现离开别墅了,要是有谁发现了那管药剂的话,奥斯本先生应该会选择注射的。”

    简单而温馨的旅馆中,莉莉坐在床上,哈利和彼得坐在她对面的椅子里,听她简要的解释了一下他们去之前发生的事情。

    “那个公式,是什么样子的?”彼得想起他曾帮助康纳斯博士推导出的算法,问道。

    莉莉立马取过旅馆中的便签本写下来。

    “……我有点印象。”彼得看了一会儿,“我小时候在我爸爸的书桌上见过,不过好像不完全是这样的,我当时也没有看清楚就被我爸爸叫走了。”

    莉莉和彼得顿时面面相觑。

    倒是哈利十分平静地提出了建议:“既然赶回去把药剂拿走已经来不及了,那要不然让我试试看吧。我们是父子,如果我没出事,他应该也不会出事吧?”

    莉莉和彼得对视一眼,迟疑道:“理论上是这样,但是这并不是有百分百把握的。”

    彼得更不愿意让自己信赖的朋友冒这种险:“或者我可以现在赶去,也许他们并没有重视呢?”

    “不,彼得。”哈利打断了彼得的话,“我知道你在担心什么,但是相信我,对我来说不会有比这个更好的选择了。”

    他垂下头,额前的黑发脱离发胶的定性垂落下来:“他不会忽略的……因为他快死了。”

    “让我试试吧,毕竟他是我父亲。”

    “呃,但是如果出事的话,你们打算一起办葬礼吗?”

    “……”

    小绿魔向莉莉投来死亡视线X1。

    小蜘蛛向莉莉投来死亡视线X2.

    “我同意你试一试。”莉莉说,她手中的书页摊开着,正是在她打开的那一刹那,她才决定让哈利试试的。

    她的态度转变的如此突然,彼得不知道该怎么阻止他们两个一起搞事,一时间无法说出什么有效劝阻的话。

    没人知道刚刚翻开书的莉莉获得了什么样的信息。

    “诺曼·奥斯本:个体基因进化中,基因链疾病扫除中。基因变异过程计入变种人分录二级目录。”

    提笔写下公式,熟悉的淡金光芒结束,莉莉手上多了一瓶一模一样的药剂,然后她递给了哈利。

    “莉莉!哈利!”

    彼得浑身的汗毛炸起,蜘蛛感应提前预知着危险。

    话音刚落,一只绿色的大爪子从窗外伸了进来。

    “拿好!”莉莉飞快靠近哈利,一把将药剂塞在他手里,顺势将他推到桌子后面藏好。

    彼得已经重新戴好了蜘蛛侠战服的头套,倒挂在天花板上看着破窗而入的蜥蜴人。

    “小蜘蛛,很高兴见到你。”蜥蜴人扒在窗沿,露出一个一点都不友善的笑容。

    随后他硕大的身躯钻进来,匍匐在地上一尾巴抽向天花板上的彼得。

    蜘蛛侠滑到另一边躲开攻击,然后猛地往房间外窜去。——莉莉和哈利都还在房间里,必须将蜥蜴人引出去!

    但彼得和窗户之间的距离不近,最起码没有蜥蜴人离得近,当他觉得自己动作够快已经能够将蛛丝甩向对面的大楼时,蜥蜴人却从他侧后方挥来力道巨大的一抓了!

    该死的!

    彼得不得不临时改变方向贴在地上滚动了一下,然而狭小的房间对身形巨大的蜥蜴人是一种制约,对需要躲避攻击的蜘蛛侠却更为不利。

    虽然躲过了一爪,彼得却因为滚动躲避的方式结结实实地被蜥蜴人用尾巴抽进了墙里。

    “砰!”

    在彼得努力从墙里脱身的时候,另一边躲在桌后的哈利已经痛苦地揪住蜷缩起来了。

    他喝掉了那瓶药剂。

    倒不是他不愿意挑时间要拖彼得的后腿,正相反,他认为他如果可以熬过最痛苦的时候,也能获得像彼得那样的能力,足以帮助彼得打败这个蜥蜴人。

    而在他经受基因变异的时间内,他相信彼得绝对没问题。

    因此他毫不犹豫地就那么做了。

    莉莉在一旁满头大汗地照看着哈利,避免他一不小心抽搐过头咬到自己舌头,或者滚到桌子外面去。

    顺便她觉得现在的形势对彼得来说很不妙啊。

    在彼得又一次因为躲避爪子被蜥蜴人尾巴抽中时,莉莉无法再继续看下去了。

    她拿起自己手上那本书,小声道:“彼得再这样下去会被打死的,你有什么办法吗?”

    自从这本书回答过她一次问题之后,她俨然已经将“它”视作可以沟通的生物了。

    书页果然也应声翻动,最初的一页上,死侍的名字和评定依然高悬。而现在,随着莉莉的问题,在死侍的真名“韦德·威尔逊”下面,又出现了一个名字。

    康纳斯·科特。

    耳边又是一声彼得的闷哼,莉莉告诉自己平静下来,然后猛地从桌子后面跳出来:“康纳斯·科特!”

    蜥蜴人原本要向蜘蛛侠砸去的爪子停在空中。

    他的身影快地不可思议,巨大的金色竖瞳眨眼间就贴在了莉莉脸上。

    莉莉大脑霎时一片空白,高举着砖头书大喊道:“告诉我这世界上著名的蓝血牌子和每个牌子的主打经营范围!还有过去所有经典的设计秀场年份和系列!”

    巨大的蜥蜴人瞬间停住。

    莉莉顿时松了口气。

    康纳斯·蜥蜴人·科特博士:“……”

    你再说一遍,你问我一个堂堂反派生物学博士什么问题??

    趴在地上咳个不停地蜘蛛侠:“……”

    莉莉你冷静一点!

    桌后刚清醒过来的哈利:“……”

    咦,这个题,他会做啊。

    完全合身的那种。

    ……看不出来啊,哈利“阅历”还挺丰富?

    老司机·莉莉穿着礼服站在穿衣镜前,脸上的神情十分微妙。

    “哈利,谢谢你的邀请。不过我想我是不是不太合适这样出现?”

    “为什么不合适呢?”电话另一端的青年轻笑了一声,“放心吧莉莉,不会有事的。”

    “emm……”莉莉想说我不是担心我有事,但是你觉得你前一天才把你老爹关着的人捞走,第二天就把人光明正大的带他面前……难道有事的人不是你?

    不过她最终什么也没说。

    因为哈利又补充了一句:“这个宴会斯塔克企业的人也会出席,我弄到了另外一张邀请函给彼得,我们三个人一起进去。”

    “好吧,希望我到的时候还来得及。”莉莉说道。邀请函上的宴会地点位于比佛利山庄,离她住的地方还是有点距离的。

    “当然来得及。”哈利说。

    接着莉莉就听到楼下的门铃响起。

    “哇哦。”这可真是久违的待遇。

    莉莉拿出一个精致的手包把手机塞进去,然后简单的修整了一下眉毛,用一支口红给自己化了一个简单自然的淡妆,这大概花了三四分钟时间。剩下的一点时间,莉莉用来换上一双合她心意的高跟鞋。

    于是当她打开门站在哈利面前时,距离哈利按响门铃已经过去了至少五分钟。

    “希望没有让你等太久?”莉莉用发卡将头发盘起来,留下几缕发丝随意地搭在颈肩部分,随性自然,和哈利送来的这套礼服十分相配。

    只不过这件礼服是抹胸的款式,即使莉莉在发型上做了一些改变好让她没有项链的脖子看上去没有那么空荡荡,但是一件合身的礼服没有配套的首饰多少还是有些让人注意的。

    站在门口台阶下的哈利穿着一身高定西装,头发向后整整齐齐地梳理着,露出他整张英俊的脸庞。

    见到莉莉从门后走出来,他立即笑了起来,“我一直在想这件衣服能不能让你喜欢,所以没注意到我已经在你家楼下了——我刚刚是不是还按了门铃?”

    莉莉夸张地点点头:“没错,你按了好多次,我差点以为校园舞会马上就开始了。”说完自己又忍不住笑出声,“好吧我瞎说的,我压根没有参加过校园舞会!”

    她高中的时候忙的脚不沾地,每个月都在不同的秀场走秀,连毕业证书都是助理帮她领的,哪有时间去参加校园舞会呢。

    哈利的脚步微不可查的一顿,但很快他就一个跨步到车前,打开车门从副驾驶座中拿出了一个盒子。

    莉莉显然也看到了这个天鹅绒的盒子。

    “No way!”

    盒子中装着一整套的首饰,纯粹的蓝钻颜色极其接近莉莉的瞳色,看上去十足的光彩照人。

    眼睛像绿宝石一样的青年捧着盒子,眼神专注笑容温和:“我有这个荣幸吗?”

    “你知道我说不出拒绝。”

    这绝对是惊喜了!

    莉莉完全没想到哈利会是一个这么细心又体贴的男伴——在她接受邀请函以哈利女伴身份出席宴会的情况下,哈利就是男伴。

    要知道她以前参加的宴会绝对不少,但可不是每一次的男伴都会细心地准备好一切。所以哈利的举动完全切中了莉莉的要点——她对这样的男士毫无抵抗力。

    哈利将盒子放在车顶,然后拿出首饰中的项链解开搭扣,从莉莉身侧绕过,双手虚虚环绕在她身前,接着收拢在她细长的脖颈上。

    凉凉的钻石项链落在莉莉的脖颈上,而她正歪着头将耳坠挂在自己的耳朵上,由于没有镜子,这简单的动作做起来有点费劲。

    “或许我可以帮忙?”哈利又走到莉莉身侧,笑着看向她手里还没挂到耳朵上的耳坠。

    “万分感谢。”莉莉没有一丝迟疑。

    不过,当哈利真的接过耳坠帮她戴上去的时候,她却发现了非常不妥当的事情——他们现在,离得太近了。

    近到她可以嗅到哈利身上淡淡的古龙香水的味道,还有他的呼吸,正随着他呼吸的频率落在她刚刚自己□□到红红的耳垂上。

    “还有一只。”

    耳边的声音极轻,像是羽毛从皮肤上滑过。

    莉莉忍不住侧过头,正正地撞进哈利盛满笑意的眼睛中。

    ……不知道是不是她自我感觉有点良好,她为什么感觉她和哈利之间有一种在date的气氛?

    哈利的手上拿着另一只耳坠,正举起手帮扭过头来的莉莉戴到她空着的左耳上:“我有点不熟练——没弄疼你吧?”

    莉莉:哦豁。

    “当然没有。”

    另一边的耳坠很快戴好,哈利绅士地退开,打开车门向莉莉做了一个邀请的手势。两人之间似有若无的东西随着他的动作消散在空气中。

    莉莉在车子里看着哈利绕过副驾驶坐进车中,精致漂亮的脸上挂着得体的笑容:“我们不等一下彼得吗?”

    哈利发动车子:“彼得今天去了学校,我和他说过其实可以不去的。不过他坚持——所以现在我们去接他。”

    “嘿,你居然劝彼得翘课!”莉莉佯装不满。

    无论刚刚她感觉到的那种感情是否存在,她都不打算做多余的事。因为她觉得哈利会产生那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情绪,多半是和昨天遇到的危险有关——吊桥效应,早有人总结过这类心理的诞生。

    当然如果哈利能够客观地处理好这种情绪,确定自己的心意,她也并不排斥和哈利有进一步的发展。

    过去的生活已经过去,就算她重新在这个世界里继续自己的事业,她之前的人际圈都是太过遥远而不可能出现的了。如果不擅长调节自己的心情从打击中爬起来,她之前就不会成功了。

    慢着,她之前好像一直因为无法辞职成功陷入误区了——而现在事情就差一点就解决,她为什么不继续去完成她的梦想呢?